爱情动作片

那被诱惑的处男


  在农村的学校里,这种年龄差距并不奇怪。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里就有十来岁的。每个男人在十四五岁左右的时候,基本上都有了对性的渴望,算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我的这种渴求或许更为强烈。从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就在一次洗澡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手淫的乐趣。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的第一次手淫都是自己学会的,反正我是。上初中后,我的性幻想开始加剧。好在没有影响到学习,我的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班里的女生对我都有一种羡慕,一种钦佩。其中,就有和我一样,已经对情爱有了渴望的女生。或者说,是已经对性爱有了追求的女生。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之前所说起的她,经常和高三以及社会上的男青年混在一起。或许,那些男生已经充分给予了她性的快乐,让她体会到了性的愉悦!


  该说说她了,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从进入初中的第一天,我就对她的名字很熟悉了。满世界都在说她很骚。(我们方言里比较多的骂女人的话,就是这个骚字。不管是女孩子还是女人。)说她和男生在她家里光着衣服玩,说什么的都有。那时对她的感觉很糟糕。相当糟糕。但是,她是我的性幻想对象。她很漂亮,十五六岁就发育的很好。她家境优越,父母都是附近镇上的干部,所以,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相貌,都和农村里土生土长的孩子不一样。记得那时,她好象已经有一米六以上的个头了,比那时候的我低不了多少。丰满匀称的身材,乳房挺拔,透露着少女的诱惑。大大的眼睛,可爱的小鼻梁,还有迷人的唇。


  我手淫的时候经常都是想着和她做爱的场景,虽然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做爱。只是想着怎么摸她的乳房,怎么让她摸我的JB。


  好象从来没想过和她会发生恋情。从来没有,但是,却发生了。至少我是喜欢上了她。


  初中第三年,我被安排和她同桌。我很反感。虽然我经常想象着和她做爱,但是,我是个虚伪的人,我不想这个被全世界人民认为是荡妇的女生坐在我旁边。班主任的意思是学习帮扶,意思是把她安排为我的被帮扶对象。没有办法,我的学习成绩最好,她的最差。我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起初,我看不惯她的所有行为。不让她越过“三八线”,不让她上课时和我说话,下课后我马上就离开座位,等等。她倒是挺想接近我的,有事没事总找我说话,问这个问那个,那时我就想,这个女生怎么这么笨,什么都不会。


  慢慢的,这些都发生了变化。


  我开始希望看到她,希望她坐在旁边。而她,总是有办法让我的心忐忑不安。我却对她没有了性的欲望,仿佛,一切都清澈了。


  爱情来了,我的初恋开始了。只是我的。


  终于在一次晚自习结束后,我在学校的一个黑暗的角落向她表白了我的情感。她没有拒绝我,但是她告诉我,她和别人亲过嘴,然后,就扑到我的怀里。我抱着她,闻着她的发香,沉醉……她慢慢的抬起头,嘴唇贴在我的嘴唇上。我不会,真的不会,但人仿佛天生就会某些动作。我吸着她的嘴唇,她开始轻轻的呻吟……那时候不懂的兴奋的女人会呻吟,我以为她哭了,还安慰她,现在想起来,牙都要笑掉了。我们吻了有十来分钟,慢慢的冷静下来,她低着头,我们俩都没说话。过了一会,我说,我送你回去吧。


  之后的很常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会找机会偷偷的在没人的地方接吻,那时候只想接吻,我喜欢她嘴唇的味道,喜欢她的气息。直到有一天,我吻着吻着,突然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隔着秋衣摸到了她的乳房,好软,好舒服。但是她阻止了我,使劲的拉住我的手不让我摸,她越拉,我越想摸,最后,她屈服了,但是只限于隔着里面的衣服。人的欲望一旦燃烧,就会越烧越大,慢慢的,我已经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摸了,我想要冲破最后一层阻碍,直接去摸她的乳房。那天我是强行的。在我们热吻的过程中,我象往常一样,把手伸进她的毛衣里,隔着秋衣揉捏着她的乳房,听着她优美动人的呻吟,时不时的轻轻的把她的秋衣往上拉,因为秋衣是扎在裤子里的,所以拉起来比较费劲。我是用了很多次的“不经意”才拉了一点缝的。当然,每拉一下她都要按住我的手。知道最后,当我发现秋衣与裤子之间已经有了一点缝隙后,我猛的一把把手塞了进去,直接塞到了乳罩里面,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了她的乳房,她呀了一声,想要拉出我的手,但没能拉动。最后她没再阻止我,我的手终于摸到了她的乳房,温暖,柔软,那么有弹性的奶子,我边摸边把她的秋衣全部拉起来,蹲下身体,把她的奶头吃在嘴里,很享受的吸着。她这时也帮我提着衣服,任凭我肆虐她的奶子。


  时间过的很快,半年多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突然有一天,她提出了分手。我的初恋来的快,去的快。就那么完了。我的伤心不用多说,每个人的初恋的结束,都是撕心裂肺的。


  ……毕业了,大部分同学都没有考到市里的高中,班里只有我一个人进入了市第一中学,其他同学有很少一部分上了我们学校的高中。还有大部分人,到目前为止,都还在为农业事业做贡献。


  高中生活开始了,那时候起,我接触到了成人录象,终于明白做爱是怎么回事,同时我也发现自己原来对做爱还挺有天赋,没人教就懂的接吻,懂的摸女人的奶子,还懂的用嘴去刺激女人的奶头。我的手淫次数越来越多,性幻想对象有同学,还有我们的老师。


  高一的这一年,也听朋友说起过她,说她去了外地,好象做了什么不正经的事。我为她遗憾。但或许她就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想,我和她或许永远都不会见面了,起码,我不会喜欢她了。


  高二那年的春节,有一天傍晚的时候,在老家的街上,碰到了几个初中同学,其中就有她。她打扮的很入时,很妖艳,很性感。见到我时,我看到了她眼里迸发出的一丝渴望。和大家聊了一会。大家说要走了,她主动提出说要和我走走。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我和她顺着路向田野里走去。天慢慢的黑了。走到没人的地方时,她突然拉住我的手,说:“拉拉手吧,呵呵,好久不见你了。”我没有意见,牵着她的手继续和她走。我们没有沿着路走,而是在田埂上越走越远,越走,越离路远了。在一块冬小麦地里,我们停了下来,开始说话,乱七八糟的聊。我们面对面的站着,离的很近,虽然天黑,我看的出她喜悦和兴奋的表情。说着说着,她突然抱着我的腰,扑进我的怀里。


  “想我了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想她,其他她根本不爱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今天会这样。但是,我想做爱,想操她,看了那么多A片,我想来真的。


  我什么也没有说,抱着她的头就狂吻起来。她配合的伸出舌头,并发出淫荡的呻吟。我很迅速的解开她的衣服,抓到了她的奶子,疯狂的揉起来。


  “喜欢吗,喜欢我的奶子吗?”


  如果是现在听到这样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喜欢,或许还会说更多,但那时候,我很惊讶,我觉得她骚的厉害,她肯定是发春了,忍不住了,或许是看见我,就想和我做爱。


  她不停的吻着我,一只手去解开了我的腰带,手伸进去,一把抓住了我的JJ。


  自从我会手淫后,我的JB第一次被女人摸到,那感觉太棒了,而且她还不停的动着。


  “亲爱的,我摸到什么了?恩,呵呵,喜欢吗?告诉我,我摸到什么了?”


  我仍然什么也没说,但是,我也解开了她的腰带,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


  我的手直接向阴部的方向,好多毛毛,我摸到了她的阴唇,两片肥厚的阴唇,还有好多水,好热好黏的水水。我不懂的怎么摸会比较好,只是上下来回的搓着。她的两条腿不停的换着姿势,使劲的夹着我的手。我的JJ被她弄的好硬。


  “我们做一次吧,好吗?”


  “怎么做?”


  “我教你,好吗?”


  于是,她脱下长外套,铺在地上,然后躺上去,双腿分开,然后对我说:“过来啊,傻瓜。”


  我挺着JB过去,爬在她身上,她用手扶着我的JB,刚放到阴道口的时候,我就一通乱顶,结果,JB还没插进去,就射了。


  “你射了?啊?不是吧?你真的射了啊?”


  我什么也没说,站起来提起了裤子,然后站到一边。


  她好象很失望的躺了一会,我看见她在整理下面。


  过了一会,她起来了,然后对我说:“嘿嘿,童子鸡。”然后把我的按倒,开始为我口交了起来,地我微闭上了眼睛,仔细的享受着他我的服务,她舔得相当仔细,我整个小弟她都不肯放过,她一只手将我小弟往后压去,整个头都探了下来,细致的舔着我的卵袋,时不时还把它们整个含进嘴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么样的一幅画面,一个大美女正用一个类似母狗的姿势在顺从地甚至有些下贱地在讨好我。


  我觉得自己的弟弟更硬了,明显的已经开始向我请战,我正要叫她,忽然听到柔柔的一声:“老公~屁股抬起来一点好不好?”


  “小骚货,你可真贱啊。”不知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感到很兴奋,她脸涨的红扑扑的撒娇的“唔~~”了一声,就又开始了对我屁眼的清洁。


  一开始,她的舌头只是慢慢的在外围打转,渐渐的,她把舌头卷了起来,拼命的往里面钻去,一边钻,一边还喘着粗气,我直觉的屁股传来一阵温暖和一种独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龙钻”,没有几下,我就觉得自己要立即将眼前这个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几百下才过瘾。可是这怎么可以?我要争取主动才好啊!


  我连忙扭转局势,叫她停了下来继续帮我舔弄小弟弟。但是她吧屁股对象我告诉我这这姿势叫“69”,她白白嫩嫩的两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然后让我帮她舔,我轻轻剥开她那早已经湿淋淋的那块肉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边想边轻轻的咬了上去。


  小手正握着我的弟弟,头一起一伏辛勤工作个没停的她全身打了个冷战,低吟了一声。然后告诉让我的舌头绕着珍珠转来转去,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越来越乱,小蛮腰不停的扭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着:“唔~唔~老公~~痒死啦~~小妹妹好痒哦~~”


  我放开了她的阴蒂,坏笑着问道:“小骚货,怎么啦?想要么?”


  “想~~”一边说着,小菁一边亲了一下我的小弟弟,站了起来。


  “老公你不用动,我来做就好了。让你舒舒服服的爽!”一边说着,小菁一边扶着我小弟,狠狠的坐了下去。“啊~~~~”真搞不懂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这么大的刺激。


  她抛着粉臀,死命的套弄着。这小妮子怎么这么骚?还没等我细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我也逐渐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两个大波,不停的揉、搓、捏。她似乎也不觉得痛一样,浪叫着:“唔~唔~唔,老公,好爽~啊,High啊~上天了~~我要上天了~~”


  我一边玩弄者她的两个大奶,一边还时不时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


  “啊~~到顶了~~~”每一次我挺身,她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颤,就开始了胡言乱语:“老公,唔~~爱死~你~小弟了,呵~~,爽死了~~爽死我这个小骚货了~~老公~~你~~喜不喜欢我的~小骚~~妹~~妹?一定好好教训她,千万~~千万~~不要放过她!”


  “小骚货,真贱,非要挨插才爽。快说,你是小贱货!”我也兴奋起来。


  “我是小贱货,你插死我这个小贱货吧~~”她终于没有力气,伏在我身上喘着粗气。


  我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扛起了她的两条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


  “啊~~好棒~~好棒~~的弟弟~~就是~~这里~~狠狠干,老公~~我要死了~~要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我~~啊~~啊~~舒服啊~~”


  她一边浪叫着,两只手一边不停的死命抓紧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来,身上皮肤泛起一阵潮红,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着。过了几下,她手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阴道一阵收缩,整个人瘫软下来。


  我哪肯放过她,我让她爬在床上,改为从后面进入,两手探在前面揉着她的两个大波。


  她静静的承受着我的抽插,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我的阴囊和她屁股的撞击声以及我抽插的水声。过不一会儿,他就开始举白旗投降了。


  “啊~~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唔~~再也不敢骚了~~唔~~真的~~下次,唔~~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嘛,放过我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扭着粉臀。


  这小妮子倒是挺会诱骗男人,听着这样的楚楚可怜而又卑躬屈膝的哀求声,任何男人自然都是从心理满足到生理啦~~~没过多久,我也一泄如注,阳精直冲她的花心而去。


  射完后,我觉得这次真的过瘾,提起裤子等她出穿好衣服我们走了。


  一路上,她看起来很高兴,叽叽喳喳的话特别多。一会儿拉着我的手好像小孩子那样晃晃悠悠的,一会儿又在我脸上亲一下。我打趣说:“刚才是不是把你的那根筋插扭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弱智啊?”


  “说人家弱智?!不理你啦~~”她嘟起嘴巴,一甩手,就朝路边走去。


  我赶忙赶上她,一把搂住,花言巧语的哄了半天,她才又喜笑颜开的拉着我的手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最受不了的是,过了一分钟左右,她居然唱起了歌。引得行人纷纷对我们行注目礼。


  “拜托,人现在十五、六的中学生都不像我们这么幼稚。”


  “我喜欢,怎么样?你咬我啊?嘻嘻嘻嘻嘻……”一串银玲般的笑声过后,路上又响起了她的歌声。


  那天,我第一次和女人做爱,很狼狈。之后再也没有和她见过了。


  如今我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呵呵。第一次的性事,激情的东西少,激动的东西多,不知朋友们能否感受到懵懂少年时的那种感觉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飞机号:@liyu520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