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动作片

这社会动什么都别动感情

  于是,我们的人生:性是必然,爱是偶然的。 


  于是,我们在为性而爱,为爱而性中迷惑地继续生存。 


  题记多情总为无情恼,离别后的情感像漩涡一样,上卷惆怅,下聚忧伤,最后沉淀为痛惜。 


  岁月如水下的黑夜,我抱着寂寞的肩膀哭泣。然而,本能的冲动时,我在忧郁中开始寻求发泄,只因为迷乱时代下,性只为爱忧伤。 


  荃荃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似乎注定只为乖巧而生,站在人面前,你立刻就会想起这个词。当同事把她带到我的面前时,我竟然微微地叹息。 


  骏马总搬驽马走,巧妇总随拙夫眠。这样乖巧的女孩子,却在婚姻刚开始的时候就走入了死胡同。 


  死胡同的婚姻就是往前走注定没有未来,左右没有岔路,后退也不可能。 


  看在她刚刚二十五就带点岁月的痕迹的脸上,我分明觉得心里有一种痉挛的疼,但是我不知是为何。 


  现在的我是个很感性但也很冷漠的人,会常常地认为: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式就是先拒绝别人。 


  然而,荃荃却为此受了伤害一样,泪水隐隐;在她很热情地邀我去喝咖啡,我只是哼了句没空的时候。 


  我没来由地怜惜起来,或许是雨打梨花不胜风的缘故,我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我说,你请我,我没空,但是我请你,就有空了。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荃荃张大了嘴,可能是很少遇到这样的话,不过还是乖乖地等我收拾了办公桌,跟我一起去了西岛咖啡厅。 


  微微粉红的灯光下,几朵窗花摇曳,整洁的十几张玻璃桌子被珠帘隔着。这就是西岛,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荃荃很多话,和从别人口中描述的她很不一样。她会问,illycaffe和曼特宁为什么名字这么奇怪,喝起来味道更加奇怪,价格更加贵得奇怪。还会问,我的牙齿这么奇怪是不是因为喝咖啡的缘故。甚至问,咖啡对男人身体影响很大是不是真的。 


  我慢条斯理地品着钟爱的曼特宁,一句没一句地忽悠地应付她。 


  窗外忽然下起雨,淅淅沥沥,看在人心里会有点润润的感觉。荃荃忽然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多话,就这么烦人? 


  我点了一支“七星”,吸了一口,然后递给她。她慌乱地差点打翻了咖啡,拼命地摇头。 


  我笑了笑说,没事的,这种烟最适合女人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 


  荃荃还是没有接,但是脸上惊讶的表情已经越来越明显。 


  我说,女人抽烟就和来月经一样,不代表什么,只是被人为地神秘化和异化了。 


  荃荃半天才喃喃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抽烟的? 


  我没有接口,继续说,其实如果抽烟能够给你带来一种解脱,或许说是有温暖相伴的感觉,那么它和空调一样,尽管可能会空气不新鲜,会不卫生,都是能够给你带来需要的东西。 


  荃荃忽然呜呜地抽噎起来,抢一样地拿过只剩下大半的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雾就这样掩盖了她,她的脸模糊起来。 


  我微微地叹了口气,说,你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有点淡淡的黄层,诱使会不自觉地做起夹烟的动作,闻到烟味鼻翼是收缩而不是扩张,这些都说明你是抽烟的,尽管你的牙齿很白很干净。 


  荃荃默然许久,掐息烟头,说,你真是个很奇怪的人。 


  送荃荃到她公寓的楼下,她抱了抱我,说,今天你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来自男人的温暖,谢谢你。她的身体很柔暖,尽管只是一会儿地接触,但是我感觉到的女人味却是深深地。 


  接下来的日子,荃荃每隔一两天就会打电话给我,约我喝咖啡,或是吃饭,或是逛街、散步、看电影。 


  我明显地感觉到一种纵容,一种放任自己感情恣意的纵容,也是一种对责任亵渎的纵容。于是,我开始了关机睡觉,设置了移动通信转接服务。 


  荃荃在一段时间也安静地消失在我的视野。我在感情地挣扎中继续颓废,继续麻木,间或地找找one night stand。 


  这个城市除了火热地物欲横流,就是空虚,晚上寂寞的人和感情缺失的一样多,one night stand就像80年代去录像厅看个a片那么稀奇而又平常。改变了生活的时代也这样改变了人的伦理规则。有时候走在大街上走在庄重的政府机关楼,看到里面端庄的女人,我会恍惚地从那凛然的面孔后看到一丝纵欲的影子。 


  我已经不再相信女人,就像已经不再相信我的责任规则一样。 


  这段时间里,我从现实中认识了在“龙门客栈”神交已久的“佛墙玫瑰”。 


  第一个夜晚,我们就在种种忘记中疯狂了。 


  酒不过是一种装在瓶中眼泪,会烧伤人的也是会触发人灵魂的眼泪。窗外雨涨秋池,屋内酒纵情欲。她拿酒浇在我的头上,然后拼命地吮吸着我的头发,丰满的乳房紧紧地压着我。我燃烧的双手插入她的裤子,狠狠地揉搓着她浑圆的屁股。最后我们都倒在了地毯上。 


  衣服是人开始虚伪的装饰,在灵魂接触的面前,它根本不必要。这个时候我们只想让两个身体融为一个灵魂。玫瑰很快地脱下了她的外套和长裤,低低地吼道,吻我,狠狠地吻我。我紧紧地吸住她的嘴,舌头缠绕着她的舌,一边吮吸着她的口液一边往她的喉咙喷出自己的口液,推上她的胸罩,捂上她丰软的乳房,用力地揉搓,大拇指和中指在乳头上轻轻地揪、挑、刮、弹。 


  玫瑰受不了了,自己扯下了她的内衣,把我的头往下按在她的胸上面。我讨好地轻咬着她的乳头,舌头在乳头周围打转,手伸进她的内裤,按在她的阴蒂上用手指轻轻地摩挲。汩汩玉液流出桃源,点点热气渗出玉穴。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手摸索着解开了我的皮带,拉下我了我外裤,抚摸着我胀大了的阳具。 


  我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插入了她的小穴,里面炽热而紧小,皱起的折壁阻挡着我的进入,而玉液却丝丝地润滑着我的手指,使我的手指不断地深入。我的手指轻轻地抽插起来,她开始发出野兽般地低吼。 


  玫瑰忽然挣脱地把我推翻转过来, 开始吻我的小腹,最后褪下我的内裤,用将我的阳具慢慢地扶进她的嘴里。她的嘴很热,舌头熟练地来来回回从龟头刮向根部。我按着她的头,爱抚着她的头发,感受着阳具在她口腔中胀大,一阵阵地快感往全身蔓延。 


  当我进入玫瑰体内的时候,我们同时发出低吼,紧紧地抱着彼此,似乎要把对方和自己的身体压成一体。好一会儿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动,她没有要求,我没有抽插。 


  最后我压在她身上,抬起她的右腿夹住我的腰,轻抽狠插起来。令我奇怪的是,玫瑰不怎么会迎合,我插的时候她不会顶,我抽的时候也不会缩,可是她刚才给我口交的时候却是那么技巧味十足,甚至是我遇到的最畅快的口交。 


  不知过了多久,也可能是一会儿,我问她是否可以内射。她没有回答,只是狠狠地咬着我的肩膀。最后我在她阴道深处狂喷而出。 


  我抱着她,把她翻转,压在我身上,在她背上和屁股上来回地抚摸,还没有软的阳具往她的小穴里一下一下地顶着,边轻咬着她的耳垂边说,玫瑰,谢谢你,你让我此时感受了世间只有快乐而没有其他东西。她没有说话,只是软软地爬在我身上,嘴吻着我的脸颊。 


  黑夜已经沉沉,秋雨依然深深。自古以来人们就在黑夜里完成了很多的事情,可是最后人们还是不喜欢黑夜,甚至发出用黑夜赋予的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的呐喊。然而,此刻的黑夜我感受到了很多在白天感受不到的东西。 


  与玫瑰的相遇真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似乎我想要的她都是那么默契的给我。清晨,我在来自阳具的快感中醒来。原来,玫瑰在吮吸着我的阳具,那温柔地眼神偷偷地瞧我一眼,我就感受到夫复何求的满足。 


  我最喜欢的就是清晨的口交,那种感觉甚至比高潮还美,很绵长,满足非常非常地深,感受到的热情非常非常地强烈。我慢慢地扭转身体,和玫瑰摆成69式,吻上了她的玉穴,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搅绕,任由玉液流入我的口腔。 


  玫瑰颤抖了,紧紧地含住我的阳具没有动。最后主动地坐在我身上将我的阳具纳入她的阴道。 


  就像很多事情的开始和结局一样,有些东西在中间是不能扩大的,在和玫瑰疯狂地相处了两天后,玫瑰默契地消失了。因为我们都知道,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留给回忆,在这个社会里动什么别动感情。 


  全文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飞机号:@liyu520 网站地图